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我的书法老师小蔡,是个90后。第一次在周末的书法课上见到他,我就开始质疑,一个19岁的娃儿,能教我们这群中老年的学生吗?
  然而,等看到小蔡写字,我就彻底服气了。篆书厚重古朴,行书清新飘逸,楷书更是一绝,既可以像颜真卿般开阔雄健,又可以像褚遂良般清朗秀劲。
  小蔡的外公喜爱书法,退休后就在家里教孙儿们写字。那时候,小蔡是同辈的几个孩子里写字最丑的。外公教写字,写得合格了就可以出去玩。兄弟姐妹们通常半个小时就可以出去玩了,而小蔡每次都要花上两个小时。
  写得多了,慢慢地就有了兴趣,有了兴趣,就越是舍不得放下笔。渐渐地,他不仅超过了与他同辈的小伙伴,就连外公都夸他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高中毕业,小蔡如愿考上了重点艺术院校的书法专业。论资质论水平,他当我们的老师都是绰绰有余的。
  我不敢怠慢,从新一年的考试大纲出来,就开始严阵以待。考试指定的教材我从头到尾翻了两遍,书上密密麻麻地做了笔记;练习题库里出现过的错题至少要重新温习三遍;我还找来历年的真题反复地研究,生怕会有遗漏的知识点。
  同事们得知我考过了,都说我有考试的天赋。还有一位姑娘要来向我取经,她说她考了四次都没有通过。
  我跟她讲起我的备考经历,想把自己读过的一些有益的参考书和习题给她,她却告诉我,这些资料她都有。
  她说:“我也知道好好看书就能通过,不过每次都是看了一半就看不下去了。后两次考试,我都是报名了,但不想看书,就没去考。”
  很多时候,我们说演员有天赋,往往就忽视了他们“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的积累;说作家有天赋,可能就抹去了他们“吟安一个字,捻断数茎须”的煎熬。
  杨绛学习西班牙语的时候已经年近半百,无任何语言环境,从零开始。她的“天赋 ”就是每天用固定时间来背生词,做习题,从不间断。
  从1959到1962年,历经了1000多天的不懈努力,杨绛的西班牙语终于达到了可以翻译作品的水平。
  没有哪个厨师天生会掌勺,没有哪个裁缝天生会制衣,各行各业里有成就的人,背后都有着别人看不见的千锤百炼。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0 个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