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药师穿越和小龙女在一起小说(女主穿越和黄药师在一起的小说)

文/宝木笑

(笔者注:因为过于迷恋金庸先生的小说,写的时候刹不住车了,本文字数很长,请有缘人做好心理准备,耐心阅读,提前谢谢了。)

儿时印象里的武侠世界就是很多人去抢武功秘籍,特别惨的那种。金庸老先生等武侠大师的作品被大量搬上银幕,印象很深的是林青霞和李连杰版的《东方不败》,但印象更深的却是许冠杰版《笑傲江湖》的一个桥段。片子最后,许冠杰饰演的令狐冲说那本所谓《葵花宝典》真的只是自己的一本琴谱,但岳不群就是不信,直到最后,岳不群他老人家武功被废,颤颤巍巍翻着那带血的书页,发现真的只是一本叫做《笑傲江湖》的琴谱……

后来终于开始大量读金庸先生的原著,自然也就知道电影电视将原著改编了很多。也知道了除了《葵花宝典》(或者叫《辟邪剑谱》)是当时武侠世界争夺的热门,一部叫做《九阴真经》的武功秘籍才是这种争夺中的巅峰极品。《笑傲江湖》里抢夺《辟邪剑谱》确实狠辣,但《射雕》系列中争夺《九阴真经》却更如仪式感极强的江湖传说,其跌宕起伏和扣人心弦在所有武侠迷心中烙下无法磨灭的印记。

最难念的经必须能掀起江湖无数次血雨腥风

想当年,天下五绝华山论剑,约定谁胜出谁独得《九阴真经》。那时的“五绝”充满着传奇的光环,黄药师、欧阳锋、段智兴、洪七公、王重阳,每个人都成为后世的传说,七日七夜大战之后,王重阳最终夺得《九阴真经》。

金庸作品中顶尖的绝世高手总是这样,要么一生隐居,像《天龙八部》中的扫地僧,要么是“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像《神雕侠侣》中的独孤求败。这王重阳也是如此,黄药师他们后来都有很重的戏份,唯有王重阳更多存在于江湖上口口相传的传说中。

金庸世界中的王重阳最为人熟知的有两个故事,一个就是力压黄药师、洪七公等牛人,将《九阴真经》拿到手中。另一个就是与小龙女师祖林朝英之间的爱情故事,两个原本可以琴瑟相和的伉俪,却因为学历、资历、阅历、实力等各方面都实在太优秀,最终竟彼此生出一争高下之心,抱憾终身。

初恋的时候都不懂爱情。后来他们的爱情已经深埋心坟,然后就是彼此一生的“较量”。林朝英原创了克制全真教武功的《玉女心经》,王重阳就把《九阴真经》的部分武功刻于终南山古墓之中,那意思大概就是:俺已经妥妥地能破解你的《玉女心经》啦。这部分《九阴真经》后来被杨过和小龙女习得。

王重阳去世之前,思来想去,觉得《九阴真经》还是被自己的师弟、武痴周伯通继承下来能稍微好些,也许王真人觉得至少自己这个痴痴傻傻、贪玩好吃的师弟,不会用这部超级厉害的武功秘籍祸害人间吧。

王重阳虽然所料不差,但他没有想到情商和智商同样重要,“老顽童”周伯通武学智商爆表,可斗心眼的情商实在没办法对抗那些觊觎真经的高手。于是《射雕》系列中最有故事感的“前代故事”出现了。《九阴真经》分为上下两卷,周伯通思来想去,就决定干脆都埋到地里去。结果就“偶遇”了来度蜜月的黄药师夫妇,东邪是何等文武全才、傲视天下的人物,其新婚妻子冯蘅的优秀,我们也就可想而知。

九阴真经:金庸武侠世界里最难念的那本经

冯蘅就是后来黄蓉的母亲,是黄药师愿为其守护一生的女子,黄蓉的古灵精怪也许就是遗传了母亲。结果,周伯通与“弹指神通”黄药师比弹石头子,还打了赌,输了就要给冯蘅细细看一遍《九阴真经》的下卷。冯蘅基本上就是“女神+学霸+最强大脑”的组合,这细细看一遍其实是强行记忆下来,然后找没人的地方再自行凭记忆誊录手抄本。

这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这不是高考默写古文或者名家段落。《九阴真经》一直以晦涩难懂、深奥莫测著称,需要自身极为深厚的学养基础。后来,梅超风和陈玄风从桃花岛偷走冯蘅的手抄本,对着书天天看、天天练都没练对,可见此经的玄妙。但即便如此,梅超风和陈玄风依然成为《射雕》前传中江湖上最狠辣的组合。“黑风双煞”因为《九阴真经》很小一部分的参悟,而炼成了我们熟知的“九阴白骨爪”和“摧心掌”,让江湖闻风丧胆。

为什么黄药师一直对弟子们怨念极深,一方面绝对是因为那部《九阴真经》,更重要的一个方面,还是因为黄蓉的母亲冯蘅。当时冯蘅已经怀了黄蓉,真经被盗后,深爱丈夫的她毅然重新回忆和默写了《九阴真经》下卷。要知道这不是唐诗宋词,想背就背,冯蘅不仅要回忆,还要用全部心血去参详,深怕一个小差错就会给丈夫带来走火入魔的危险。冯蘅基本上是拿命换经,因为背经这位才女精神和心血损耗过于严重,生下黄蓉不久就撒手人寰。所以,生性放旷的黄药师才会如此放不下,一直要弄死这件事的始作俑者。

九阴真经:金庸武侠世界里最难念的那本经

“黑风双煞”带着《九阴真经》进入江湖,这实际上完成了《九阴真经》在传播学角度上的一次转身。以往,《九阴真经》一直有些学院派,或者说有些“贵族化”的倾向——只在“五绝”和全真教这样当时江湖上最高大上的小圈子里传播。

但“黑风双煞”相当于让《九阴真经》来到了民间,这带来的后续影响显然是不可估量的。就相当于我们炒股都知道有人坐庄、有那极少的大庄家可以翻云覆雨,如今突然我们得到通知说那些内部消息,只要如何如何就能得到,您说这能不让人热血沸腾么?

这部传说中最厉害的武功秘籍在“黑风双煞”和“江南七怪”的恩怨纠葛中,流入了江湖,《九阴真经》开始分支散叶。金国的王府中,有修炼了“九阴白骨爪”的杨康,江南陆家庄里,有不明所以得到人皮真经的郭靖,还有一直苦苦追寻的欧阳锋等一系列武林高手。

桃花岛的山洞里,周伯通让郭靖继承了《九阴真经》上下两卷,完整的真经正式传至郭靖黄蓉。很多年过去了,郭靖黄蓉夫妇最终也未能实现在桃花岛归隐的夙愿,英雄苦守襄阳,念及将来,不由黯然。后续的故事我们并不陌生,郭靖黄蓉夫妇将《九阴真经》藏在倚天剑中,交给女儿郭襄。襄阳城破,郭靖一家殉国,郭襄带《九阴真经》突围,后开派峨嵋。

《射雕》三部曲到了《倚天屠龙记》,《九阴真经》的戏份不但没有被削弱,反而有隐性强化的迹象。周芷若将倚天剑、屠龙刀互砍而得《九阴真经》,甚至学会了当年梅超风的“九阴白骨爪”。接着又是一番辗转,《九阴真经》最终随赵敏和张无忌一同隐居,相忘于江湖。

当然还有很多限于篇幅都没有一并记录,比如,欧阳锋后来逆练《九阴真经》,周芷若也曾传授一点真经给宋青书,杨过的“黯然销魂掌”其实源自《九阴真经》的部分心法等等。总之,《九阴真经》确实当得起“射雕三部曲”主要线索之一的称号,更当得起金庸小说体系最著名武功秘籍之一的称号,当然,也差不多是“最难念的那本经”。

最难念的经必须博大精深且身世坎坷

《九阴真经》为整个金庸武功体系奠基。

之所以推崇《九阴真经》,并非说其他的武功不强,而是说金庸先生从连载《射雕英雄传》开始,逐步有意识地建造起自己的武侠世界,而武功这方面也在逐渐形成一整套相互关联的体系,而《九阴真经》几乎成为了那个最为重要的“根本”。

举个例子,《倚天屠龙记》中的《九阳真经》很厉害,甚至有很多金庸研究者一直认为,《九阴真经》、《九阳真经》、《易筋经》就是金庸武侠世界的最顶尖武功。我们暂且将金庸武功之间的比较这个话题搁置一下,待有机会再细细道来,单就武功之间的传承来讲,《九阳真经》确实源自《九阴真经》。

这也是经过金庸先生几次修改之后,逐渐形成的结果,很清晰地体现了老先生对于武功渊源这个话题的深刻认识。在最早版本中,《九阳真经》传为达摩祖师所创,接着在二版中,金庸先生修改为少林寺中的隐藏高僧,假托达摩祖师之名,写在《楞伽经》的夹缝之中。而到了最新修改版中,《九阳真经》为嵩山一位天纵奇才的隐士所创,源头直接定位为《九阴真经》:这位隐士当年和王重阳拼酒获胜,得以浏览《九阴真经》,但却觉得此经实在阴气太重,于是在参悟《九阴真经》的基础上,在《楞伽经》的行缝之中写下了自创的《九阳真经》。

《九阴真经》是怎么来的?

如此开枝散叶的神功,当然身世必定传奇。按照《射雕英雄传》中所言,《九阴真经》竟是一位之前不会任何武功的文官所创,这位武学奇才便是曾经中过状元的黄裳。徽宗年间,皇帝醉心道教,这种情况一般会发展为收藏癖。皇帝手笔自然是大的,徽宗直接将天下道家之书一网打尽,共计五千四百八十一卷,准备雕版印发,名字都起好了,叫《万寿道藏》。

之前看过关于《永乐大典》的记载,那数以千万字甚至亿万字记的典籍海洋,并非什么人都能遨游到彼岸的。其中的艰辛和压力超出我们想象,最基本的一条就足以压垮九成的人,那就是不能出错。这种涉及到皇权荣耀和天道尊严的事情,更是如此。黄裳当年接这个活儿已经67岁了,但他不想因为这个事儿非正常死亡。于是,黄裳用了一个看似笨拙却最为稳妥的办法——逐字逐句用心体会和校读。

九阴真经:金庸武侠世界里最难念的那本经

世上的事总是如此,有心栽花花不活,无意插柳柳成荫。黄裳花了整整数年做这样一件辛苦的工作,竟然最终在浩如烟海的道教典籍中,悟得了武功的至高道理,无师自通而成为了一名绝顶的武林高手。黄裳是状元不假,有极高的天分也属实,但这毕竟是真正的跨界发展,是真正的转专业封王。这也印证了那个亘古不变的道理,创造奇迹的多是勤勤恳恳、用心惟一的匠人。

《九阴真经》的武功渊源是金庸先生下功夫最深的故事体系之一,我们能够感受到一种大师在行文布局中的稳当和从容。比如,即使黄裳的故事写到这个程度,已然具备了传奇性和故事性,但金庸先生并未就此选择省些力气,而是不辞辛苦,不嫌繁琐地将故事完善得更加丰富,更加精彩。

人生七十古来稀,黄裳武功大成的时候,已然76岁了,这在当时应该是很老的老人了。黄裳自己并不愿意将无师自通成为绝世高手的事情泄露出去,宦海沉浮一辈子的老人自然知道守拙藏锋的重要,而且他足够老了,只想在不多的岁月中享受一点天伦之乐。

但耐人寻味的是,皇帝偏偏在这个时候下旨,点明要这位老人带兵去征讨方腊。当然,文官带兵在北宋是惯例,这没什么好说的,但为何偏偏要选中已经76岁高龄的黄裳,这其中就有很大的想象空间了。也许在某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徽宗皇帝秘密召见了黄裳,看着地上跪着的颤颤巍巍的老臣,徽宗皇帝和盘托出,告诉黄裳他知道了一切,你的一切我都知道,想要安度晚年,想要软着陆,那就替朕把最后这件事做了。因为方腊不止是造反,他更是波斯明教在中国的教主,道统天下,非我族类吾必诛之。

中间的过程实在波折,我们只需知道黄裳在江湖横空出世,在正面战场无法撼动方腊的情况下,他只能采取“斩首行动”,单枪匹马杀掉了明教许多高层。而这些法王和使者中,竟然很多人都源自名门大派,社会关系及其复杂。总之,黄裳糊里糊涂成为了“朝廷鹰犬”,人人得而诛之。

围攻,是金庸小说中英雄末路的不祥之兆,黄裳应该算是比较早的受害者。那些被黄裳杀掉的高手们,显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们的七大姑八大姨,他们的师门好友,他们的邻居同事,总之,很多人围攻黄裳将其重伤,黄裳只能避祸远走。接下来,这些“名门正派”开创了金庸小说里的“光荣先例”,就像《笑傲江湖》中五岳剑派血洗刘正风全家,他们也杀掉了黄裳全家,一个都不放过。

《九阴真经》并非是黄裳在逃亡隐居的过程中创立的,但绝对是那个时段酝酿成熟的。因为,在这个过程中,黄裳不但将自己参悟《万寿道藏》的心得进行了进一步的升华,更将自己与江湖各大门派高手的生死较量进行了梳理,这为后来《九阴真经》的结构打下了基础。《九阴真经》分为上下两卷,上卷内功,下卷武功,上卷应该是黄裳对道家心法的参悟,下卷则是对江湖武功的总览。

有个细节值得注意,黄裳应该是在一处远离人间的偏远之处完成的这个过程。因为当他重出江湖遍寻仇家的时候,竟然发现世上已经整整过去了40多年,而他自己却浑然不知。将近120岁的绝世高手黄裳,就这样面对着整个江湖,他只能苦笑。当自己足够强大的时候,仇家却已经基本死绝,书上说只剩下当年一个少女,那时也六十多岁了,只能勉强保持生活的自理。黄裳感慨万千,遂将一生所学所悟写成《九阴真经》,金庸小说中最牛的武功,也是最难念的经从此步入江湖。

还有一处需要指出,《射雕英雄传》写于1957年至1959年,是金庸先生的第三部长篇,也是其成名作。黄裳的故事和《九阴真经》一起奠定了金庸作品体系的某种基调,那种与历史天衣无缝的衔接感,那种命运跌宕起伏的厚重感,及至政治、军事、文化、人性和心念的复杂感,都在黄裳的故事中缓缓流溢出来并逐渐定型。

我们为什么说《九阴真经》是最难念的经?

这门武功实在本身带着极硬的命格,换句话说有点儿不祥的味道。

创立者黄裳就不用说了,前面的故事已经让我们领略到一种命运的无情甚至荒诞。也许,真的如一些堪舆大家所说,天机不可泄露,否则不祥。

如果我们反过头来将与《九阴真经》接触过的人过一遍电影,确实有些不寒而栗。王重阳自不必说,当年他得知欧阳锋出现在全真教区域,原本可以安详从容离开人世的他,不得不强提一口气布置应对之局,走的很不安。黄药师夫妇原本伉俪情深,因为这部经书天人永隔,陈玄风、梅超风更是凄惨,一生坎坷,不得善终。郭靖黄蓉夫妇虽为国家大义而捐躯,但也不由让人扼腕叹息。欧阳锋一生为此经吸引,最后彻底因此经而疯魔。周芷若的人生并未因为此经而反转,反而因此经而入魔。

九阴真经:金庸武侠世界里最难念的那本经

如果真的有例外,也许就是杨过、小龙女夫妇和周伯通吧。但杨过、小龙女一开始便没有真的掌握过全本的《九阴真经》,古墓派里的只是一部分而已。至于周伯通,也许是因为这位武痴从一开始就是一颗童心,所以才侥幸得以脱离此经的控制。至于张无忌、赵敏夫妇,在金庸先生的两版修改中,都出现了周芷若的影子,而且都带着那句“你答应了要为我做一件事是否还记得”的大杀器,最终修改版是周芷若要求张无忌即使和赵敏在一起,也不能结婚……也就是说不能给赵敏任何名分……

如果从可操作性方面来说,《九阴真经》也确实当得起“最难念”的称号。

首先,就是文字关。其实,《九阴真经》这类神功最重要的是总纲,也就是我们所说的中心思想和修炼原则。这样博大精深的武功,如果没有搞明白这些关键的东西,走火入魔是迟早的事儿。然而,《九阴真经》的总纲却是黄裳刻意以梵文写成,最早的版本也是达摩祖师用梵文写成,不管是什么情况,这对于义务教育都还未普及的两宋年间的江湖人士来说,几乎是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梵文在唐朝时候因为玄奘法师而以一定规模进入中原,但我们需要知道,那时的梵文和宋朝时候短暂掠过中国的梵文只是同源而已。宋朝时候的梵文为天城体,即使让唐代的梵文专家来解读都有一定困难。原本文盲率就高,你偏偏还用小语种。相当于在今天你突然得到一本用吐火罗语写就的秘籍,你又去哪里找寻季羡林老先生啊。

其次,是内容关。虽然是小语种,但毕竟还不是外星语,《九阴真经》总纲后来就被一灯大师译成汉文,郭靖夫妇得以领悟真经的关键。这实在是件很幸福的事儿,想那陈玄风和梅超风,拿着下卷自己摸索,没有总纲,没有上卷,虐身形,吞砒霜,虽然摧心掌和九阴白骨爪也很生猛,但依然只能算是学习了真经的一些皮毛而已。

现在我们上大学虽然讲究博学多才,但还是得有个专业。双专业甚至三专业的学霸就已经很了不起了,然而,《九阴真经》教育出来的学员却是“全专业”的大咖。《九阴真经》分为上下两卷,上卷内功,下卷武功,基本上将武林中最厉害的功法融会贯通并加以升华和重写,可破天下武功,这很有些独孤九剑的味道。

但如果按照金庸武侠世界武功的谱系学指向来判断的话,显然,连独孤九剑这样的绝世剑法也只能纳入《九阴真经》的下卷。当然,独孤求败和黄裳谁更厉害,独孤九剑和《九阴真经》到底谁能胜谁这种事情,有机会我们再研究,这里只是单纯从武功秘籍的文献学角度略微分析一下而已。

《九阴真经》的内功部分包括易筋锻骨、疗伤、轻功、点穴解穴、移魂大法等各个方面,而下卷武功从武器到拳、掌、爪等方面应有尽有。按照书中的描述来看,我们所知道的一些类似飞絮劲、摧心掌和九阴白骨爪等武功只是冰山一角。其内功也并非仅仅就是易筋锻骨这么简单,还涵盖着更为高深的吐纳之法等等。

也就是说,《九阴真经》是一部百科全书式的绝世武学,随便从其中拿出一项都足以笑傲江湖。问题的关键是,你学得完么?学得精么?在“射雕三部曲”中,金庸先生一般只说谁谁得到了真经,谁谁用了真经中的哪一门功夫(比如在《神雕侠侣》中,周伯通就以真经中的大伏魔拳与杨过的“黯然销魂掌”比试),却从未言及谁谁全部学会了真经,也许除了黄裳自己,这个世上还没有人将《九阴真经》全部学透。

最后,是心境关。《九阴真经》太远,现实世界太近……《九阴真经》这种能够让人呼风唤雨的武功秘籍,为什么反而会给很多人带来不幸?与其说真经是所谓“不祥之物”,还不如说真经是一面“命运之镜”。但又是什么决定了接触过真经的江湖儿女的命运?我们不得不说这还是一个心境的问题。

九阴真经:金庸武侠世界里最难念的那本经

这个心境包括的范围很广,比如性格,比如底线,比如良知,比如信念……但不管是哪一种,我们会发现这些东西最终汇合成了一种冥冥之中的命格。《九阴真经》仿佛是一团火,它不仅让整个江湖呈现燎原之势,更点燃了人们心中的命运之轮。前面我们曾经提到,接触过《九阴真经》的人几乎都难得善终,难得幸福。但如果我们细细分析也许会明白,即使没有《九阴真经》,他们的命运也许依然如此,只不过真经加速了这个过程而已。

杨过和小龙女其实是黄药师和冯蘅爱情的加强版。可能很多人会说,如果没有强行默记《九阴真经》,黄蓉的母亲冯蘅就不会死,但即使没有遇到《九阴真经》,黄药师和冯蘅就能在桃花岛守护好自己的爱情么?冯蘅和小龙女一样都属于那种爱情至上且不屑通融的性格,为了爱人她们一定会选择最直接也是最惨烈的方式。而偏偏黄药师和杨过一个“东邪”、一个“西狂”,都是那种除非一开始就从未行走江湖,否则一定会碾压无数人的性格。

所以,即使没有《九阴真经》,在未来的日子里,冯蘅依然会陷入黄药师带来的江湖恩怨。江湖上的好女人,从来不是什么圣母心,更不是什么绿茶婊,她们貌似风情万种、优秀异常,但内心里却比很多女人都简单,就像《无间道2》里刘嘉玲的那句台词所说:“作女人其实挺简单,只要男人好,我做什么都行”。

这无关什么男女平等,也无关什么女权主义,只是一种爱情观的痛快表达。就像在那个江湖,好男人的标准也很简单。黄药师和杨过虽然“邪”得厉害,“狂”得可怕,但他们可以为了自己的女人付出一切,甚至超越生死,所以他们也都是好男人。所以,没有遇到《九阴真经》的冯蘅和黄药师依然结局不容乐观,《九阴真经》只是加速了这个过程。

杨过和小龙女也接触了《九阴真经》,但为什么最终能够成功相守呢?如果我们回望《神雕侠侣》,我们也许会发现,《射雕英雄传》偏重的是“家国天下”,而《神雕侠侣》则更多的是“恩怨情仇”。这两部作品其实是一个文本主题上的相互补充和相互关照的关系,它们共同搭建起一个完整的金庸江湖。杨过和小龙女从一开始就没有什么绝世武功的概念,他们的想法很简单、很纯粹,就是“我们要在一起”。所以,从这个角度说,他们就从未去念过《九阴真经》这本最难念的经。

这也就解释了一直与《九阴真经》关系密切的周伯通的问题。“老顽童”周伯通从本质上说是一个重度的武痴,《九阴真经》在他的内心其实和最喜爱的鸡腿没什么区别。他是真喜欢,但从未想过练了这个武功,自己就能天下无敌这种“宏图大业”。郭靖、黄蓉夫妇也是如此,这对夫妇同样没想过太多,完全是形势推着他们在往前走——郭靖甚至开始的时候都不知道“老顽童”让他背诵的竟然是《九阴真经》。至于郭靖、黄蓉夫妇在襄阳殉国,这完全是这对可敬夫妇的自主选择,更是“侠之大者”之所以感动千万人的原因。

不管是郭靖、黄蓉,还是杨过、小龙女,亦或“老顽童”周伯通,当《九阴真经》走过他们生命的时候,他们并未刻意去注意那种擦肩,他们只是一如故我地去做自己。欲望谁都有,每个人都不是天生的圣贤,都会遭遇各种撩拨心湖的诱惑。战胜诱惑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甚至是一场几乎难以取胜的战役。没有《九阴真经》,也会有《九阳真经》、《易筋经》、《辟邪剑法》、《北冥神功》……没有秘籍,也会有五岳盟主、天下第一……也会有名利双收、倾国倾城……

即使没有武侠世界,也会有现实的柴米油盐。我们也许会碰上一个让自己眼红的职位,也许会嫉妒一个后来居上的同事,也许会邂逅一位相见恨晚的红颜,也许会陷入一项无法自拔的恶习……任我行说的对啊,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那么生而为人,便有欲望,《九阴真经》本质上其实只是一个象征——那是我们具象化的欲望。转眼春去春又回,写了这么长一篇文,除了因为自己是真心喜欢写,更含带着自己的一个小小的美好祝愿:愿所有读到这篇小文的朋友们能够一切都好,幸福吉祥。然而,能否实现这些美好,还得看我们自己,看我们的努力和心境,毕竟人生漫漫,每个人都注定会遇到那一部考验我们自己的《九阴真经》。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是故虚胜实,不足胜有余。其意博,其理奥,其趣深,天地之象分,阴阳之候列,变化之由表,死生之兆彰,不谋而遗迹自同,勿约而幽明斯契,稽其言有微,验之事不忒,诚可谓至道之宗,奉生之始矣。”——《九阴真经•总纲》

—END—


欢迎关注,敬请点赞,我们一起讲述属于自己的读书生活。

我是宝木笑,在等你。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