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身房教练高辣h*健身房侵犯H文小说

   “我直到现在都保留着我们那一次在婚纱店里拍的照片。”

    池亦铭说着便急急地从自己的西装口袋内侧取出了自己的钱包,在陆忧的面前打开来。钱包里放照片的那个地方果然是他们曾经穿着礼服婚纱的照片。

    那一次是七夕情人节,婚纱店做活动,当街拉了许多对情侣做活动,一共选择七对幸运情侣,有奖励。就是免费照了七张照片,做成一本小相册。格外还有情侣消费券。

    而她和池亦铭就是其中幸运的一对,他们那天约会,路过那家婚纱被拉住,他们俊男美女的高颜值组合勇得了第一名。

    也就是在那一天,池亦铭也是突发其想的向她求婚了,他用九十九朵红玫瑰当众单膝下跪,表白爱的誓言。

 文学


    “我只想每一天清晨都能把你吻醒,我可爱的公主愿意给我这个机会吗”

    他没有轰轰烈烈的誓言,只用最平淡朴实的一句话就把她最柔软的内心所触动。

    陆忧感觉到眼眶温热刺痛,她盯着池亦铭认真的表情,在众人起哄的“答应他”的声浪中,她忘记了他们身份的差距,她相信只要他们是两情相悦的就能战胜一切困难。

    她接过了他手里的玫瑰花,含泪点着头:“我愿意。”

    池亦铭当时也是真的很开心,他连花带人把陆忧抱在怀里。

    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好快,那一天他真的是开心的,是真情意切的。

    只是后来的一切都转变得那么突然,他们的世界坍塌消失。

    “陆忧,你还记得吗那一天我在这里向你求婚,你也答应了我。然后我还未娶,你怎么能嫁给别人”池亦铭的潭底浮起了受伤了颜色,好像被抛弃的那个人是他一样,而她陆忧成了负心薄情的那个人,“陆忧,你看我们的照片还在,这说明我们的缘分未断。陆忧,给我一点时间好吗”

    陆忧喉咙处泛起了苦涩的味道,她抬起明眸,里面早已经平静无澜:“现在的我只相信我自己,才不会有伤害。”

    “池亦铭,不要再这么自私既然你已经选择了宋小姐,就好好的在一起生活吧。彼此不打扰,彼此安静,不好吗非常这样把最后一点美好的回忆都撕碎吗”

    “陆忧”池亦铭看不懂陆忧。

    她真的不再是曾经的陆忧了,他怎么用力也抓不住她的人,她的心。

    她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已经离他如此之远了。

    “曾经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陆忧红唇轻勾,她的眼里已经看不到任何对过去的留恋和伤痛,“再见。再也不见。”

    陆忧伸手想去推开车门,池亦铭却拽住了她:“陆忧,帮我一次。”

    她不解地看着他,池亦铭吞咽了一下喉咙,面有难色,却不得不开口求她:“念在往日的情分上,我希望你让蔺墨臣不要再针对我们池氏。自从上次订婚宴风波后,巨墨集团就对池氏打压,这样下去只会造成不良循环。如果你能帮我一次,就会让我父亲重视我。”

    “池亦铭,这才是你今天找我的最终目的是吧”陆忧的瞳孔里清澈,让池亦铭都不敢认真地去看,有些心虚的游移开了目光,“我从不认为一个做妻子可以干涉自己丈夫工作上的事情,可以做一个集团的主。所以我帮不了你如果你真的想替池氏着想,想要得到你父亲的真正认可,你应该去找蔺墨臣,光明正大的谈判,而不是找我,这算什么况且我并不认为蔺墨臣会打压你,最多不过是商场上的竞争而已弱肉强食的道理谁都知道。”

    她不想听到池亦铭自己能力不足,就往蔺墨臣的身上抹黑。

    那是她的老公,她不允许别人说他哪怕一点不是都不行

    “陆忧,你就这么护着他吗谁不知道蔺墨臣在商场上狠厉无情他甚至和他自己的蔺氏家族的蔺氏集团作对已经六亲不认对于和他无亲无挂的池氏,他更是不需要手软”池亦铭也不想看到陆忧这么维护别人男人,这都是他曾经的权利,“而现在我连他的面都见不到,就算见到了你觉得他会听我的话吗”

    池亦铭不是没有试过去找蔺墨臣,只是被拒绝觉得颜面扫地,觉得他是故意针对,所以找了也没用,所以只好想了其他办法,就是从陆忧这里下手。他想陆忧再怎么难说,也比和蔺墨臣面对面较量好。

    “而且他针对池氏也是只为替你出气。陆忧,你就没有一点责任吗就算是帮帮我也好。”他已经无路可走,陆忧是他能想到的唯一捷径。

    “如果你是有诚意诚心的,他会不见你吗池亦铭,你这样说只是对自己能力的不确定,自己都瞧不起自己。”陆忧坚定地摇着头,“抱歉,我真的帮不了你。家里的事情我可以做主,工作上的事情,容我没有插手的这个资格池亦铭,是男人就光明正大的去找蔺墨臣”

    “陆忧,我求你一次行吗”他妥协地放低下身段,“这对于你来说只是一句话的事情而已。你只要对蔺墨臣说你不介怀以前的事情,他就会明白的。”

    这是他父亲给他的任务,是他捅得篓子惹到了蔺墨臣,所以就要他来摆平。否则池氏的损失他是承担不起,父亲也不会考虑把池氏交给他。

    他是被逼走投无路,他只能来找陆忧。

    “让我在我老公面前替我曾经的男友说好话换做你会怎么想”陆忧冷冷一笑,“池亦铭,蔺墨臣不是没脑子的人,该怎么做他自的分寸。我们工作独立,互不干涉。”

    “陆忧,很好。现在成了蔺太太就不可一世了吗”池亦铭也冷笑着,“我如此低声下气,你也如此无情”

    陆忧也不想去辩解什么:“你怎么想就是什么吧。我无语可说。”

    陆忧想要下车,可是池亦铭不放人:“你不答应我,今天我不会让你走的。”

    “池亦铭,你无耻”陆忧气愤。

    “随你怎么说你这么不帮忙,我都怀疑蔺墨臣针对池氏其实是你授意。”池亦铭被逼急了,想法也变了。

    陆忧挣扎着,可是池亦铭不放过她。

    两就这么耗着,陆忧的力气怎么敌得过池亦铭,时间一长,她就失去了抵抗的力量。

    突然,从车窗玻璃上传来了敲击的清脆声。

    透过玻璃隐约看到外面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池亦铭没有理会对方,陆忧刚张口想呼救,就被池亦铭给捂住了嘴。

    “池亦铭,我限你一秒这内放我太太下车。”这声音给陆忧带来了曙光,这是蔺墨臣的声音。

    池亦铭显得很平静,似乎并不意外蔺墨臣会出现在这里,会知道他们在这里。以蔺墨臣的能力想要知道一个人在哪里是很简单的事情。

    “池亦铭,不要逼我再狠一点。”蔺墨臣的声音几近冰冷。

    池亦铭半降下了车窗,果然看到了蔺墨臣那张阴霾的脸,眼底堆积着阴鹜之色。

    “蔺总,我只是找陆忧叙旧而已,你不用这么紧张。”池亦铭陪着笑,并不想再一次惹怒蔺墨臣。

    “时间已经够久了。”蔺墨臣看着陆忧,她用眼神示意他没事,不用担心,“把我太太还给我。”

    池亦铭解锁,陆忧急急地去推车门,而站在车门外的蔺墨臣已经替她拉开了门。陆忧一下车,等待的就是蔺墨臣张开的双臂。

    陆忧扶着他的双臂下车,站在他的身边。

    “你没事吧”蔺墨打量着她。

    “没事。”陆忧摇头,池亦铭没有对她做什么过份的事情,只是阻止她下车而已。

    “蔺总,想见你一面真难。也只有这个办法最管用了。”池亦铭跟着下了车,“如果蔺总早点见我,我想也不用这么麻烦蔺太太帮忙了。真是感谢蔺太太了。”

    陆忧美眸微睁,她哪有帮他的忙

    “我没有”陆忧脸色微白。

    池亦铭太阴险了,他利用了她,不过是想要通过她见到蔺墨臣却还这么感谢她,这让蔺墨臣怎么想

    “见到我又怎么样”蔺墨臣浅笑,“也不过是白见。”

    这时,一名警察上前向池亦铭敬了一个礼:“池先生,我们怀疑你对蔺太太动机不纯,请随我们去局里坐一下。”

    陆忧不过被池亦铭带走一个小时左右,根本构不上犯法,可是蔺墨臣就是可以挫挫他池亦铭的锐气

    “警察同志,我和蔺太太真的是叙旧。”池亦铭心有不甘,他指了一下婚纱橱窗里的照片,“你看到了吗那里有属于我和蔺太太的回忆,真美好。”

    他的目光有意无意地扫过蔺墨臣和陆忧,眸光中浮起了得意。

    男人间的明争暗斗就是如此。谁也不会让谁好过

    “就算如此,也不代表你们真的结婚了。”蔺墨臣放在陆忧纤腰上的手微微一收,“而她现在是我的太太,法律认可。”

    “至少在她成为蔺太太之前她为我披上过一次婚纱。”池亦铭的目光锁定在婚纱照上,“看蔺太太笑得多甜。”

    陆忧轻拿开了蔺墨臣扣在自己腰间的手,蔺墨臣抓住她的腕:“去哪儿”

    “店内。”陆忧回以他一个放心的微笑。

    蔺墨臣和池亦铭看着她走进店里,然后叫了店内的经理出来。

    陆忧指着橱窗里的照片:“经理,我是当事人,我们当时只是答应你们只能做一个月的展示,现在已经超过期限了。我希望你能把关于我和这位先生的照片都取下销毁,不得再做展示。否则就是侵犯我的肖像权。”

    “对,立即马上撤销,否则我将追究你们的法律责任”蔺墨臣来了一句更严重的警,“我太太已经结婚了,我才是他的老公。”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